法律

刘强东蹊跷否认京东被食吴声食京链缠京东0

2019-05-14 14:5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公司角度来讲,我们看到的吴声,加入京东以来工作兢兢业业,并没有利益输送。”23日,在2012年第七届中国上零售年会上,京东商城CEO刘强东透过一段视频首度开腔回应“吴声事件”,并建议吴声继续留在电商圈。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食京链主角之一NTA、吴声、京东及“6·18电商价格战”、“8·15电商价格战”等之间的事实关系却佐证了吴声“食京链”的现实存在。

此外,在10月11日下午,吴声在《每日经济》北京中心办公室会议室内,当面向本报“坦承心声”,并直言“之前我确实做过些不合规的事情”,并自称此后再在电商行业工作不现实。

食京链主角之一NTA家谱

10月18日,《每日经济》推出的《裂开的京东:京东高管隐秘的“食京”链条》一文,揭露了京东商城原高级副总裁吴声,于京东任职期间精心构建的一条“京”外“食京链”生意图谱,而在这条“食京链”家谱中,其主角之一便是一家名为NTA的微博营销机构。

调查后发现,NTA隶属于新势联合(北京)公关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势联合)。

2010年10月27日,前《环球企业家》社会和媒体事业部总监李波以30万元资金,在北京朝阳区朝阳路67号4号楼-1层b122注册成立了新势联合,而在此之前,李波在另一家名为动力传播的公关公司任职。

根据李波于10月20日在新浪个人微博上所发的一条名为“吴声与NTA利益输送”的长微博中的内容显示,新势联合成立后不久,2003年李波在《环球企业家》的同事、时任《创业家》执行主编的申音离职并加入了新势联合共同创业。

近一年之后,李波与申音的合作关系宣告结束。据知情人士透露,两人合作结束的主要缘由为两人在利益分配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就这样,2011年10月31日,李波将新势联合的100%股权分别转给了申音和时任易门户事业部总裁的李勇(又名李甬,李波的哥哥),其中申音出资26.4万元,占股88%,李甬出资额为3.6万元,占比12%。

新势联合的公司股权变更仍只是个开始。

今年8月20日,李甬退出,申音全资控股新势联合。

9月28日,新势联合再次变更公司股权。公司全资控股者由之前的自然人股东申音,变更成了独立新媒(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独立新媒),注册资本金仍为30万元。自此,吴声与NTA、京东三者之间,在今年内的两次电商价格战中的神秘多角关系渐露水面。

吴声牵线让NTA与京东合作

《每日经济》调查后发现,吴声在去年12月正式加盟京东之后,就开始积极地为自己的“京”外生意链条布局。

9月7日,本报从吴声前妻汪岩(化名)处获得的吴声相关电子邮件截屏内容显示,2011年12月24日晚上10:28,吴声向其在京东的助理李倩(化名)所发的一封名为《2012京东公关规划》的邮件中声称:“我关于京东品牌公关的阐述,全场敬畏,鸦雀无声”,且吴声提出的京东品牌公关的预算“一次性通过,尤其是‘构建京东商城内容联想群的展开,刘强东带头鼓掌”。而据《每日经济》了解,吴声2012年在京东所拥有的市场预算权限为2000万元~3000万元。

2012年年初,NTA在吴声的“引荐下”获得了京东的营销推广单子。

此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京东前高管曾向本报透露,NTA每月可从京东处获得近50万元的营销推广报酬,一年下来近600万元。

不过在10月11日下午约三点半,吴声在《每日经济》北京中心办公室会议室内却当面部分否认了上述数据。据吴声透露,他代表京东与申音所在的NTA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总额为100多万元,合作范围包括“6·18电商价格战”、“8·15电商价格战”等网站建设公司

此外,吴声也坦承道,京东内部未经他手而与NTA合作的情况以及相应的合作金额,他就不得而知了。

据了解,京东内部,公司SVP程俊怡负责京东微博营销工作,主要负责范围为广告和微博。

在吴声的牵线下,NTA与京东展开合作,但吴声否认自己与NTA存在关系,因此也相应地否认存在利益输送嫌疑。

然而,事实却远非吴声所讲的那么简单。

吴声:独立新媒的“隐形股东”

申音对旗下相关公司一系列股权变更的举动,从中可清晰地窥见吴声、NTA、京东在两次价格战间的多角利益关系。

调查发现,2012年4月19日,申音等4个自然人股东联合注资成立了独立新媒,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实收资本金为40万元。其中申音出资94.1万元,自称营销人的罗振宇出资35.3万元,而吴声和金山络CMO刘新华均出资35.3万元。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或许考虑到吴声、刘新华等两人特殊身份的敏感性,他们两人均采用了“隐形投资”的方式品牌策划公司
,分别由名为朱晓晓(化名)和孙渺渺(化名)的人代持各自股权,以设置相关的“人员防火墙”。据吴声前妻介绍,朱晓晓正是吴声的商业好友李国栋(外号大林)的妻子。

不过对于持有独立新媒股份一事,刘新华曾向本报表示否认。

NTA隶属于新势联合,与京东做生意的对接公司正是NTA,因此表面上看,吴声当股东的独立新媒与京东仍无直接利益关系,其实不然。

2011年12月5日,申音在与吴声的一篇有关独立新媒筹建后的办公地点的讨论邮件内容显示,当时申音就向吴声建议“我会将现有公司的业务放进去”,而此处的“现有公司”,也就是在此之前的2011年10月31日,申音与李甬携手刚从李波手上接过来的新势联合。

值得关注的是,在独立新媒成立之后,申音也按照此前的约定,通过相关资本运作,成功地将新势联合打包注入独立新媒:8月20日,申音将新势联合变更成了自己的独资公司;近40天后的9月28日,申音又将新势联合变更为独立新媒全资控股公司,这也让NTA自然成为独立新媒旗下的业务。

自此,NTA、吴声及京东间的三角关系浮出水面:吴声是独立新媒的股东,独立新媒旗下的NTA又与京东存在直接业务关系,且吴声当时还是京东高管,一条生态链清晰无比。

《每日经济》获得的另一份NTA招商文件也证实了上述的事实。这份由申音撰写的NTA招商文件中,吴声被列为NTA四个核心团队成员之一的身份对外宣传。在其宣传中,对吴声的描述为“京东高级副总裁,凡客营销的总指挥,对品牌、公关、媒体、政府关系都有深厚积累”。

2011年12月19日,吴声在同其在京东的助理李倩的一封邮件中,也提到了投资的企业包括NTA。另一方面,吴声的商业军师,外号“大林”的李国栋在“梳理我们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事情”的总结中也明示道,吴声在NTA有“股份参与”。

值得注意的是,在NTA对外招商文件中的四位核心人员,申音是四个人中公开身份的人,罗振宇则利用自媒体人以及京东等数家互联公司顾问的身份提供更多的商业变现便利,而吴声的身份则更为微妙——一方面,当时他的身份为NTA客户京东高级副总裁,另一方面,NTA也在承接当时其所在公司京东的业务。而另一位核心人员金山络CMO刘新华,其所在的金山络同样为NTA客户。

电商价格战背后的隐蔽利益链

NTA为京东的服务内容主要是在价格战中为其营销推广。因此,在今年电商领域发生的两次知名价格战,即“6·18电商价格战”和“8·15电商价格战”中,业内所能看到的微妙默契是:在电商价格战中,京东将微博营销业务外包给了NTA,由申音来执行,吴声则是这个项目的京东方面负责人。罗振宇则以“活跃于微博的自媒体人”进行私下配合操作,转发有利于京东利益的价格战信息,以形成有力的舆论支持。

据《每日经济》调查,“6·18电商价格战”中,一封意在打压淘宝的名为《淘宝2011年销售情况》PPT文件在业内四处流传,而这篇大作的操盘手正是京东的营销推广机构NTA。此前,申音曾向本报坦诚此事:京东被“群殴围攻”,重压无奈之下才作此反击。

值得注意的是,“6·18电商价格战”期间的6月22日当晚,《每日经济》就“申音及NTA是6·18电商大战期间幕后的推手之一”的问题与吴声沟通时,当时的吴声却以“我不认识申音”相答。

“8·15电商价格战”,在NTA的助推下,京东曾调动多个有影响力微博为其站脚助阵。如深圳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创始人曾在微博上爆料称,曾有第三方机构与其沟通过,要求其为京东发微博,每条价值上万元,但被其拒绝。“一天少收入了3万元。”

此事也让外界普遍认为,京东在此次价格战中的公关费用在千万元级别。据接近京东的知情人士透露,在京东的微博业务中,吴声负责的是京东的官方微博,而微博营销则由程俊怡负责。这也意味着,作为京东官方微博以及微博营销的执行者NTA自然从中获利不少。

据本报此前推出的《裂开的京东:京东高管隐秘的“食京”链条》调查,吴声的“京”外“食京链”版图上,还包括电商社、易到用车、ABS等。

在硬生生地“被食”后,23日,京东CEO刘强东却高调对外声称:吴声不存在利益输送问题,此举让人顿觉蹊跷与异常。

据上述接近京东人士透露,“吴声事件”之后,刘强东没有针对吴声事件说过任何一句话,仅表示尊重吴声的选择,“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而这也让京东内部也对吴声一事“闭口不谈”。

上述人士介绍,在京东的开支业务中,分为经营费用和非经营的费用,而刘强东只管非经营性费用的预算批复,但是,刘强东作为CEO只是周期性地听取下属的汇报,至于合作伙伴或者公关服务方的安排,刘强东并不会介入太多。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对此认为,刘强东之所以出来力挺吴声,更多地可以被看成刘强东对于吴声事件中所暴露出的京东内审机制出现问题的一种说辞。

吴声:确实做过些不合规的事情

无论是作为凡客诚品早的一批元老之一,还是如今的京东商城高级副总裁,此前,吴声一向以为人谦和风趣而著称,在业内也有颇多好评。

然而,这次意外的邮件曝光事件则将吴声之前的“品牌形象”折上加折。

“之前我确实做过些不合规的事情。”10月11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坐在《每日经济》北京中心办公室会议室的吴声,坦承自己在京东商城或之前的凡客诚品,这些公司皆为风口浪尖中的公司,因此自己也被动地被外界以放大镜照看,从而“被”成为一个伪公众人物。

谈及自己一路走来的风雨,吴声自我概括说:“很多事情一言难尽。”

低头沉思数秒后,他抬起头,自我解剖道:“之前自己一直不快乐,为了所谓的认同,所谓的虚名或薄名,实际上现在回头来看,完全是不堪一击的。我现在检讨自己,以前太急于成功,事业心太强。所以忽略了很多,也迷失了不少。”

截至发稿时,本报获悉的消息显示,目前吴声确已离开了京东商城。不过不久前,吴声曾私下向一位朋友透露,自己还会继续待在电商圈,“先顾问,明年再做选择。”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在10月11日,吴声却当面向本报表示,自己再在电商行业工作不现实。

以下为吴声语录:

◎你说我还能在这个电商公司工作吗?不现实。

◎自己在京东、凡客,都是风口浪尖的公司,都会被放大镜看。我得到的是一个伪公众人物。

◎我太想成功,但我的成功是定义在一个事业的成就上面。

◎接下来我也得继续工作,但我自己知道,应该不是在电商行业了。

◎之前我确实做过些不合规的事情。

◎我2004年重新开始,走到今天,还真不容易。

◎也许我已经被贴上无耻的标签,多么的伪善、多么的虚伪,但是事实上确实很多事情是一言难尽的。

◎现在回头来想,我自己在中间特别的患得患失,因为得到的太多。

◎我太想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太想所谓的周全,事实上怎么可能周全呢?所谓的周全,终只是周而不全,只能是让自己像我现在这样左支右绌。我的经历非常好地诠释了这一点。

◎我现在检讨自己,以前太急于成功,事业心太强。所以忽略了很多,也迷失了不少。

◎以后我说我会去苏宁吗,会去亚马逊吗?会去当当吗?不可能的,也没办法去了。

◎难道我五年不上班,我永远在京东拿薪资,拿股票吗?不会的。即使刘强东特别仗义,特别有心,我也不会再去了。如果我去上班,能躲得了吗?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应该去承受这个代价的。

◎前段在一个寺庙,我这么长时间以来次睡了个安稳觉,后来寺庙大师说这说明我很快乐。而之前说明我一直不快乐,为了所谓的认同,所谓的虚名或薄名,实际上现在回头来看,完全是不堪一击的。

◎人是很奇怪的,不到底部,总是存在幻想。

◎下一步走向:我现在在写作,在写点东西。假如不计较的话,未来会去一些公司当当顾问吧,讲讲课,因为我以前是一个大学的老师。先会好好休息与反思一段时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