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华人不满马来人优先大选中倒戈

2018-11-06 09:32:40

华人不满“马来人优先”,大选中“倒戈”?

2013年5月8日,马来西亚反对党数千支持者在吉隆坡集会,用“愤怒的小鸟”表达他们对选举结果的反对。□图片来源CFP

马来西亚大选中,号召给执政党联盟“国阵”投票的标语,用中文写就,旨在拉华人选票。

5月8日,通过推特,马来西亚反对党安华组织了一次抗议马来西亚大选舞弊的群众集会。根据《今日大马报》的报道,参加集会的6万人中,华人青年占多数,此外还有很多马来人和印度人。他们都响应安华的号召,身着黑衣,反对种族主义政治,高喊“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

在当地时间5月6日凌晨揭晓的第13次马来西亚大选中,执政的全国联盟获得133票,反对派人民联盟获得89票。华人成了此次大选中反对派的票仓,而种族矛盾也在选后再次浮出水面。

为何“集体倒戈”?

就在华人集体抛弃执政联盟中的马华工会,将选票投给反对派中的华人政党民主行动党后,巫统(编者注:马来西亚全国巫人统一机构,自该国独立以来,一直是执政党)的党报《马来西亚先锋报》刊登了封面报道《华人还想要什么?》这掀起了华人“为何集体倒戈”的讨论。

反对派安华认为,该报是在玩弄种族主义,而国民阵线(简称国阵)试图以这类来掩盖选举舞弊的问题。

5月12日,《马来西亚先锋报》继续追问华人立场转变的原因。报纸称,华人受到了反对派的蒙骗,反对派人民联盟(简称民联)才是“种族主义严重的政党”。

该报评论文章称,很多华人在2008年大选中就已和国阵离心离德,被反对派的“极端主义”所吸引,并声称一些华人企业强迫员工给民联投票。“很多华人企业从政府合同中受益,却支持反对派推翻政府”,该文谴责华人“忘恩负义”,还引用马来西亚历史学家的话,批评华人“从来都没有多种族合作的精神”。

《马来西亚先锋报》巫统党报的身份,以及恼羞成怒的评论语气,降低了它的可信度。华人到底想从这次选举中得到什么?一些生活在马来西亚的华人结合亲身经历给出了解释。

这次大选是刚刚成年的大卫秦首次行使公民权利,他和14位家人都把票投给了民联。在大卫看来,马来西亚政府快破产了,“腐败很严重,社会安全和权力滥用始终没解决”。但让他愤愤不平的是,给马来人特权的“肯定性行动”。“这个教育体系不公平。副总理说,教育就要马来人优先,他居然公开说没有修建华人学校的配额。”

英国《独立报》称,这种厌恶政府种族不平等政策的情绪,在华人聚居的柔佛地区非常普遍。

今年53岁的戴先生是事业有成的商人,他的父亲1949年从中国移居马来西亚,戴先生在这里出生、长大。正是因为“肯定性行动”,他没有资格进入马来西亚的大学,只好远走加拿大攻读大学学位。他对彭博社说,“我反对政府的理由很简单,我不希望我的孩子经历我经历过的痛苦:没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没有平等的就业机会,甚至连从商都要受限制。”

偏向马来人的“肯定性行动”正是1969年种族动乱后国阵确定的政策。

大选结束后,“华人还要什么”的追问,让马来西亚的少数族裔感到愤怒,公共关系咨询师瑞妮常说,“从现在起,华人会更被边缘化。我害怕这个国家很快就没有少数族裔的空间了。”

虽然总体看来,全国联盟获得了胜利,但在的城市吉隆坡,民联获得了11个议席中的9个;在华人聚居的槟榔屿,国阵一败涂地。

“现在国阵更加依靠马来人选票了,巫统的主导权比任何时候都大。”Merdeka民调公司主席萨菲安说。[1][2]下一页“华人海啸”威力有多大?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马来西亚一直坚持执政联盟的政党形式。该国的政党以种族为基础组建,比如马来人为主的巫统,华人为核心的马华工会,还有印度人的印度国大党等。不同的政党属于不同的执政联盟,选民虽然在选举中将票投给了政党,但执政的是获得总选票多的执政联盟。

以华人为例,2008年大选前,多数华人的选票都投给了属于国阵的马华工会;而在2013年大选中,为了支持反对派民联,华人普遍选择将选票投给属于民联的华人政党民主行动党。

这样的政党形式,使每个种族的政治意愿一目了然。2008年大选中,连续在12次大选中获胜的国阵首次失去了2/3席位的多数,这场“政治海啸”被媒体评价为“马来西亚的政治稳定性开始动摇了”。

2013年选举之后,国阵只以微弱的优势获胜,总理纳吉布在选举后的电视发布会上,责怪华人一刻倒向反对派。他说,如果华人保持2008年大选时的支持度,全国联盟仍可获得2/3的席位,因此他将这次选举中国阵的表现称为“华人海啸”。

新加坡《联合早报》称,纳吉布认为,华人选民被反对党“摆布”了,以为选他们就可更换政府。而在与新当选的全国联盟议员交谈时,纳吉布说,只要太阳之子(马来人的自称)和印度裔保持对全国联盟的支持,政府就不会改变。

马来西亚的人口中,马来人占绝大多数,第二大种族就是华人,几乎占总人口的1/4。国阵的14个党派中,马来人组成的巫统人数多,占优势;马华工会是国阵的第二大党;民主行动党则是反对派联盟中的第三大党。

在这次大选中,双方不约而同地拉拢华人,纳吉布在参加华人集会时说,“自从上任以来,我尽可能和华人贴近。我们今天为华人团体做的事情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多。”尽管如此,《南华早报》称,根据Merdeka民调公司的数据,大选前华人对政府的支持率已由一个月前的46%下降到了34%。

“华人觉得政府没为他们做足够多的事,”马华工会的叶先生对彭博社说,“但马来人和印度裔也可能有类似的抱怨。他们也不满意华人控制了大部分经济部门。”

《纽约时报》报道,纳吉布“海啸”的说法只会让马来西亚种族之间的裂缝变得更大,并会在选举后带来紧张的气氛。

选举结束后,马来西亚的选举专家分析,“华人海啸”的指责言过其实,仅靠华人的力量并不足以撼动选举结果。“外交官”站称,其实国阵面临的是一次“都市海啸”,在城市生活的多种族居民都把票投给了反对派而非执政党。美联社也认为,对这个政策不满的,不仅有华人和印度裔,还有一些马来平民,因为“肯定性行动”几乎成了富人和裙带关系者的特权。

到底谁来代表华人?

虽然国阵的低得票率是马来人、印度裔和华人“同心协力”的结果,但媒体和政党的炮火都对准了华人群体。

由于在大选中惨败,全国联盟中的华人政党马华工会提出,不担任新政府中的任何职务。“我能明白他们的感受,他们为华人服务了55年却没得到认可,一定失望极了。”巫统成员安德南分析了马华工会请辞的原因。

前总理马哈蒂尔说,在多种族的马来西亚政府中没有华人代表对政府没好处。他忧虑地说,“如果他们退出,那么谁在政府中代表华人?还是我们干脆就忽略华人群体?”

有人希望是后者。原任马六甲首长莫哈末阿里对《联合早报》说,“这次的大选成绩不利于我,我对此十分失望,仿佛国阵不曾作出贡献。……这次选举结果也证明,华族完全不珍惜(国阵)政府,他们只要改变而已,完全不思考它的后果,完全不思量我们长久以来所做的一切。”

对莫哈末阿里的这番言论,华裔国会议员魏家祥敦促他接受及尊重选民的裁决,“他不应再指责华人不感恩、贪得无厌及自私自利,这将再度伤害华人的心,让华人更反感!”

《联合早报》报道,马来西亚的华人董事联合会总会表示,国阵本届大选流失大量的华族选票,证明了民众对国阵实行单元主义政策的不满,国阵必须重视华族公民的不满,并立刻纠正这些政策。

而亚洲也表示,“虽然大多数华人都投票给民联,但不应忘记,还有数量可观的华人支持了国阵。”选举中,马华工会获得了7个议会席位。“执政联盟不应放弃华人群体,因为总有下一次选举。”

前一页[1][2]

上海年会策划公司
预付款保函
乙二醇苯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