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驾校分校负责人投诉总校后遭毒打半小时

2019-03-09 03:39: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驾校分校负责人投诉总校后遭毒打半小时

与驾校总校合作不顺,分校负责人侯先生向管理部门投诉。侯先生说,不久他便被叫至总校,遭半小时毒打。

与总校合作不顺分校负责人投诉至管理部门

34岁的侯先生家住莲湖区白家口。2011年起,他与先锋驾校合作在自家附近办了个分校,购置了13辆车挂靠在该驾校。“与总校合作三年间,非常不顺利。”侯先生说,先锋驾校为了控制分校不私自分离,将分校出资购置车辆的产权证全部扣留下来。此外,在安排学员考试时,其他分校塞钱给总校便能获优先安排考试,但他不齿于这样做。从年初开始,他所在分校的学员长期报不上考试,有时一拖就是几个月。

侯先生说,近几个月他有个学员因为这事还专门去总校投诉,结果发生了争执。事后,他所负责分校的学员驾考便再次被延后。“很多学员都有意见。”无奈之下,侯先生想终止与先锋驾校的合作,考虑将车过户到其他驾校,却遭遇总校阻碍——总校拿着车辆产权证,迟迟不给他。

昨日上午9时,侯先生将该情况投诉到西安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中心驾校培训科,工作人员受理了他的投诉。

“被总校叫去谈业务,遭十余人殴打”

五分钟后,侯先生接到先锋驾校的。“一名叫王强的业务员让我赶紧去总校谈个业务。我刚到,就被叫到校长办公室。一进去,校长马春香就破口大骂,‘我让你打投诉我,我今天把你命要到这儿。’”侯先生说,校长说完刚一出门,便冲进来十几个闲杂人员对他进行殴打。

“全是陌生人,拿着棍棒、洋镐把、椅子,还有热水瓶、饮水机水桶等,就朝我头上砸。砸完后还逼着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又遭到一顿毒打。我受不了,就被他们压着写了一张4万元的欠条。刚一写完,他们再次动手,我晕了过去。等我醒来,已躺在医院了。”侯先生说,整个殴打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

昨日,在西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病房,侯先生躺在病床上,头部多处包扎着,厚厚的绷带被浸染成了红色。衣服上沾满血印和污渍,裤子上有明显的鞋印。 医生在诊断证明上写着:“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头外伤、头皮裂伤,鼻外伤、鼻窦积液。”护士介绍说,几名男子将伤者送进来了,但没支付任何医疗费便走了。

这时,一名身着黄衣的男子冲了进来,满嘴酒气地说,“那人没事吧?能走不?”

“那男的是驾校的,专门过来盯着我。”侯先生悄悄告诉。

上前询问,该男子称并不认识侯先生,随后迅速离去。而和他一起离去的还有另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护士说,此前两男子一直守候在病房外,询问着侯先生的伤情。

随后,与公安莲湖分局北关派出所处警民警一起来到先锋驾校总校。办公室值班人员称校长不在,对于中午发生的殴打事件不知情。多次拨打该校校长马春香的,但均未能接通。

目前,北关派出所已介入调查。处警民警称,从现场勘查来看,没有任何打斗痕迹。伤者未能清醒接受笔录,涉事校长联系不上,需进一步调查。

驾培科:匿名举报,不存在透露信息

为何侯先生投诉的信息会被驾校获悉?是不是驾培科将信息泄露?昨日下午,采访了西安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中心驾校培训科相关负责人。

受理侯先生投诉的副科长苏伟说,上午9时侯先生投诉先锋驾校安排学员考试较慢,分校安排不了。并咨询如何将业务过户至其他驾校。然后情绪便有些激动,大声喊叫:“你们不处理,我们就到车管所和驾驶员培训中心堵门。”见事态严重,他便把情况反映给了科长张广怀。

“我担心那个人闹事,赶紧给先锋驾校马春香校长打了个。原话是:‘接到一个分校投诉你们,希望尽快处理好。’”张广怀说,他与驾校谈话过程,是严格按程序来的。一般接到投诉都要详细记录投诉信息,然后向驾校核实。“当时马校长找我要投诉人,我严词拒绝了。”

张广怀说,整个过程,这个人都是匿名举报,所以不存在将他的姓名和泄露给驾校。

当事人举报:“驾校学员驾考时拿钱买过”

下午5时30分,侯先生带着伤赶到西安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中心,现场投诉先锋驾校违规行为。

“我举报先锋驾校,很多学员都是通过拿钱通过驾考。科目一300元、科目二500元、科目三200元,全都是明码标价。此外,一个外地学员考试,要交300元才让考试。一个驾照工本费10元,他们要40元,不给就不让考试。我可以让多个花钱通过考试的同学来证实此事。”

随后,一名曾在先锋驾校学习过的女学员说,当时她确实花了500多元,才把科目二通过了。

对此,苏伟说,驾培科负责审核驾校的资质和监管驾校按照教学大纲规定培训学员两项工作,对于驾考中花钱买过问题,并不属于其管辖范围。

那么这个问题该谁来管?车管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驾培科正在受理此事,如果存在驾考中花钱买过这种事,他们将介入调查,从严处理。

本报李浩实习生刘洋

牛大亨代理
广州自考招生网
型材弯曲机
分享到: